在时尚和奢侈品行业中,争夺最具可持续发展品牌资质的竞赛正热火朝天。但是实际行动如何呢?

对于时尚和奢侈品公司而言,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去展示它们的可持续发展资质了。确实,可持续是2020年春夏季的热点话题,气候变化和碳中和潮流在时装秀上大行其道。

尽管可持续这个主题必定会被提及,但它似乎从未像现在这样处于奢侈品巨头竞争中的突出地位。

今年4月,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Francois-Henri Pinault向股东介绍了他的计划,他打算带领开云集团成为奢侈品行业引领者。到8月,Pinault在比亚里茨第45届七国集团峰会上向各国领导人介绍了一项由法国总统Emmanuel Macron倡议的一项时尚公约。截至上周,已有56家全球时尚公司签署了这项协定。

McKinsey & Company奢侈品行业全球主管兼高级合伙人Antonio Achille表示,“七国集团的时尚协定正在通过可持续协作的方式走上一条正确的道路。就像在汽车行业一样,汽车排放质量是整个行业面临的挑战,这是一个非常积极的进步。”

但是,开云集团最大的竞争对手LVMH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没有签约,Bernard Arnault表示,本集团的可持续行动足以表明其态度;2017年,LVMH庆祝了其环境部门成立25周年。

LVMH在2018年年度报告中表示,它将在保护自然资源方面投入与传承手工艺方面相同的资金。LVMH旗下品牌Gabriela Hearst于9月在纽约举行了首次碳中和大秀,随后,开云集团旗下品牌Gucci也在米兰举办了类似大秀。

但是,Arnault的绝招是购买Stella McCartney品牌的少数股权,并任命Stella McCartney本人担任LVMH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和执行委员会成员的可持续顾问。McCartney于9月宣布,她的巴黎大秀是她“有史以来最可持续的时装秀”,她向来宾介绍了过去19年中可持续时尚创新的历程,而在秀展前一天晚上,她亲自主持了一场关于可持续的圆桌讨论。

但是,这些承诺迄今为止对时尚和奢侈品行业产生了什么影响?

它似乎开启了一种对话模式。消费者会询问有关产品来源、制造者和生产方式的问题。而公司也正在关注如何在保持增长的同时减少对环境的影响。Achille说,“提高可持续标准需要对价值链进行投资,这肯定会增加成本。这些成本要不就是转嫁给最终消费者,要不就是由品牌承担。”

关于承诺和协定的讨论会不会催生更多的行业法规?对此,他表示,“具有强制性的法规很有用。奢侈品公司可以在生产和产品等方面设定自己的限制。它们应该开发开创性概念,而不仅仅是做出回应,这与其他行业的情况有所不同。在时尚和奢侈品行业,重要的是要预测潮流。”

对于一些多年来一直致力于环境可持续发展的设计师来说,这是一个永不过时的潮流。

如今的奢侈品消费群体已经可以聚集起来,他们使用社交媒体并且精通数字技术。他们开始意识到精美产品背后偶尔隐藏的劳动条件恶劣或环境污染丑陋事实。Achille表示,“年轻一代的立场正在扩大可持续发展的意义。他们非常善于利用数字工具了解事实。”

的确,在伦敦时装周上,可持续是一些年轻设计师理念的重中之重。

Phoebe English在WhatsApp谈论组“地球上的时尚”(Fashion on Earth)与同龄人交换回收利用技巧;她称自己的演讲为“对可持续决方案的尝试”。男装设计师Bethany Williams以社会意识塑造业务,据说,她在设计每个系列的时装时都会考虑慈善;社区成员启发了她的设计灵感,而地点则决定了服装材质。

四大时尚之都以外的时装周也发出了强烈的可持续信号。设计师Rebecca Paterson的品牌33Poets位于西澳大利亚州珀斯。Paterson的后现代设计工作在国内和国际上都享有盛誉,并且,在25年多的时间里,她一直致力于进行面料和服装的再发明,比如升级利用牛仔布、羊毛大衣和内衣,并对其进行煮呢和重新染色。在过去的5年中,她一直在重新设计20世纪40年代和20世界50年代的老式和服,不久将在雅加达展出。

但是可持续这个词是否被过度使用,含义过于宽泛?

所以,某些品牌并不希望自己被称为“可持续品牌”。

Achille说,“定义可持续的方法有很多。这是一个积极的概念,但是当企业滥用该词时,当没有兑现承诺时,消费者就会感到紧张。”

Paterson倾向于使用“慢时尚”一词,她说,“它具有更多浪漫色彩”。“慢时尚意味着有更多的时间来欣赏高级时装、Gujarat的Rabari、日本的Shibori,以及印度的Bandhani。”20多年来,她一直在自己的作品中践行这一理念。她的成衣系列不是潮流引领者。她说,“就我个人而言,我想放慢一切;观察并关心纺织品的艺术性和所穿衣服的美感。现在看来,这本身已成为一种潮流,我当然对此很满意。”

Yannick Aellen于2010年在苏黎世创立了Mode Suisse。这是一个联系瑞士时尚界并在国际上为瑞士设计师提供支持的平台。最近,Yannick Aellen在纽约时装周上说,“总的来说,在市场营销层面上,可持续已成为一个巨大的商业潮流,这是一件好事。但是,有些人真的很重视可持续,如果企业只说不做,他们就会察觉到,所以,企业必须言出必行。”

自2017年以来,Mode Suisse与Austrian Fashion Association 和 Berlin Showroom合作在巴黎时装周上创建了DACH Showroom。Aellen说,“人们确实会问(关于可持续)问题,他们想要了解。例如,目前DACH的最大卖家是Julia Heuer,她肯定重新回忆起了曾经的心情,那时,销量很少,她认识她所有的客户,那时,Julia Heuer还是个小公司,没有疯狂的成衣。我觉得这就是一个时尚潮流。”

Yvonne Reichmuth的配饰品牌YVY备受众多好莱坞和洛杉矶音乐巨星的青睐,包括Janet Jackson、Monica Bellucci和Christina Aguillera等。她从意大利采购植鞣皮革,并在苏黎世工作室里手工制作作品。

“随着当今信息更容易获取,消费者知道如何进行自我教育,他们想知道是谁站在品牌背后,以及他们追求什么利益。在时尚方面,自主决定是我们应该鼓励发展的潮流,”Reichmuth说。“瑞士客户喜欢投资耐用持久并值得欣赏的优质作品;他们不是很注重时尚潮流,这是一种非常可持续的生活方式。对我来说,洛杉矶是一个极端的城市,人们生活在巨大的时尚潮流中;意识是一个关键词,而Reformation和Everlane等公司就是成功的典范。”

回收创新表明,快时尚也是一个永不过时的潮流。

由快时尚巨头H&M Group创始人创立的非营利性私人组织H&M Foundation正在开发一项突破性发明——一种可分离纤维混合物的水热循环系统。这种绿色环保的机器引起了市场上各品牌和制造商的兴趣,并有望在2020年开始投入商业运营。H&M Foundation的创新主管Erik Bang表示,“没有比回收标准化食品级PET瓶更有效的灵丹妙药了。”

整个时尚和奢侈品行业的确面临着复杂性和挑战,这一点毫无疑问。但是,应该由奢侈品行业翘楚来引领可持续之路吗?“对于整个时尚行业来说,这是一个问题,”Achille承认。“但是,还有什么行业比奢侈品行业更合适呢?奢侈品的周期较长,而快时尚的周期较短;对于奢侈品牌而言,言出必行更加容易。”

封面图片:Stella McCartney 


关于作者

Alexandra Kohut-Cole

记者,编辑(时尚及奢侈品)

Alexandra Kohut-Cole是一位国际时尚和奢侈品行业的记者,编辑。她曾为《国际纽约时报》、《国际先驱论坛报》、《现代周刊》、《时尚商业评论》等媒体供稿,并曾担任《时尚芭莎》新加坡分社的副主编。她曾在伦敦、澳大利亚、瑞士、亚洲和中东生活和工作,目前常驻苏黎世和伦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