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次采访中,瑞士钟表制造商Parmigiani Fleurier的创始人分享了他在当前制表行业难时期所持的乐观态度以及所采取的策略。

简洁和优雅的朴素与机械的复杂性相结合,贯穿了Michel Parmigiani的生活、职业和演讲的各个方面。Parmigiani于1976年自立门户,在瑞士Neuchâtel州的Couvet镇建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间工作室。此前他曾在Fleurier 学习手表制作,还曾在La Chaux-de-Fonds的一家小型钟表制造公司Juvenia短暂工作,Juvenia是为数不多自1860年创立以来从未中断过钟表制造的瑞士制表公司之一,并因此闻名。

自立门户四年后,Parmigiani成为了山度士家族基金会手表和钟表收藏品的记录管理员。十年之后,Parmigiani 成立了同名公司Parmigiani Mesure et Art du Temps Cie,旨在“让瑞士的制表技艺成为传统制造技术的一部分,恢复其作为文化遗产的价值”。新公司的第一个项目是为传奇表行Breguet制造自动怀表。1996年,公司成立六年之后,山度士家族基金会收购了Parmigiani Mesure et Art du Temps,并创立Parmigiani Fleurier品牌。

发布的第一款独立品牌的手表是1999年的酒桶形Kalpa Hebdomadaire(以前叫做“Ionica”),配备了第一款自制机芯以及能存储八天动力的Calibre PF110。对于不经意的旁观者来说,这个品牌也许最出名的是它与顶级超跑车Bugatti的长期合作——最近的合作成果是2017年1月2017 SIHH上的Bugatti Aerolithe Performance。

鉴于Parmigiani Fleurier中等水平的制造规模,它在中国的业务覆盖可以说是广泛且令人印象深刻的,在北京、天津和上海都设有“帕玛强尼工作室”(巴黎建筑设计公司CA&CO 的Thierry Conquet专门为Parmigiani Fleurier定制设计的旗舰精品店,保持了独特的设计连续性)。在过去5年里,负责该公司区域业务的是亚太区董事总经理单微,她拒绝就此事置评。

与其他大多数高级定制钟表坊不同的是,Parmigiani Fleurier并没有为特定的市场开发特定的产品系列、版本或单品,包括中国。然而,Parmigiani Fleurier仍然设计了“游龙戏珠”高级定制钟表,庆祝2012中国龙年。

为了更详细地了解此款钟表以及其他中国项目,《精日传媒》的专栏作家Aaron Sigmond向Parmigiani和他的团队提出了下文所列的问题,并收到对方回复的电子邮件,问题的回答详见下文。

 

Michel Parmigiani,瑞士钟表制造公司Parmigiani Fleurier的创始人。

 

路威酩轩集团(LVMH)钟表业务总裁Jean-Claude Biver最近在接受《精日传媒》的采访时表示:又到了加快中国业务发展、扩大投资的好时机。您是否赞同他的这种乐观观点?

是的,中国仍然是增长最快的市场之一,但我们的战略仍然是在所有市场的投资方面保持一种安全的平衡。

2012年,Parmigiani Fleurier的首席执行官Jean-Marc Jacot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表示,他的主要工作重点将是推出一项运动,主题为买得起的奢侈品”(买得起的PF约为10,000美元/ 71500元人民币),以提升公司形象。该活动成功了吗?公司从这个首创活动中学到了什么?

该活动的目的是扩大我们的产品范围,吸引一类新客户。2017年新版钢壳Tonda 1950的推出正好符合这一战略。

Parmigiani FleurierTonda 1950

 

同一篇采访文章中提到,Parmigiani Fleurier在欧洲和美国的直营店都雇佣了至少一名讲中文的员工。现在还是如此吗?

除了一家直营店之外,每个精品店至少有一个讲中文的人。

2011年,贵公司在北京和天津开了两家帕玛强尼工作室,后一年,Parmigiani Fleurier在香港英皇钟表珠宝开了一家店中店。这些精品店的表现是否达到了预期?

尽管在2016年亚洲业务很艰难,但跟我们合作的零售商都没有放弃,并且那两家“工作室”以及在香港英皇钟表珠宝的店中店都得以维持,我们感到很高兴。

瑞士手表对中国大陆的出口一直保持疲软,但一些品牌已经看到了轻微的反弹。在众品牌中,Parmigiani Fleurier的情况如何 ?

我们也看到了来自中国的积极信号。我们对这个国家的进一步发展有信心,对于Parmigiani而言,这个国家仍将是豪华腕表业务的关键参与者之一。

未来几年中国奢侈品市场最重要的方面是什么?Parmigiani Fleurier打算如何应对?

我们知道,中国客户对透明度很敏感。他们喜欢知道产品是如何制造的以及在哪制造的。我们是少数几个所有零部件都内部制造的独立钟表制造商之一,这一事实对中国客户很有说服力。

许多奢侈品牌一直对在中国开展电子商务持谨慎态度,而另一些品牌则对在线销售非常积极。腕表行业应该接受在线零售吗?

我们相信,就Parmigiani的高级定制手表而言,客户想要获得一种生活体验。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我公司零售网络的个人关系上。

过去您曾说过,Parmigiani Fleurier不会设计智能手表也不会同智能手表合作。如今当其他的瑞士手表制造商都在探索这个品牌延伸途经,您的观点动摇吗?

不,我们仍然认为在机械制表领域我们能做的更好。

2012年,为庆祝中国龙年,您创造了游龙戏珠高级定制钟表。然而,与您的一些竞争对手不同,您不发布年度中国新年腕表。您创造游龙戏珠的背后想法是什么?您为什么抗拒中国新年生肖特别版腕表呢?

通过制作“游龙戏珠”,我们想展示我们在制表领域超越常规的广博知识,同时也向中国致敬,中国客户如今是奢侈品手表行业最重要的客户群体之一。但是我们的产品都是面向国际受众的。我们不为特定的市场开发特定的产品系列。

本文原载于《精日传媒》


关于作者

Aaron Sigmond

None

Aaron Sigmond ,获奖出版商,许多书的编辑和作者,包括《DRIVE TIME from Rizzoli New York》一书。Sigmond 是《精日传媒》(中国领先的报道奢侈品消费者趋势的数字刊物)的专栏作家,曾任DoubleDown Media的集团奢侈品编辑。